0%
吳穎民
1949-2019

本期嘉賓
與新中國同行——基礎教育發展之路
基礎教育發展之路
吳穎民
廣州中學校長
WUGUOPING
廣州中學校長 吳穎民
吳穎民,男,1950年生,廣東省汕頭市人,中共黨員,1976年畢業于華南師范大學化學系。研究員、博士生導師、廣東省特級教師、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專家?,F任廣州中學校長,廣州市天河區教育顧問。1996-2013年任華南師范大學附中校長,期間曾兼任華南師范大學附中黨委書記,華南師范大學黨委常委、副校長,華南師范大學教育發展中心主任等職。曾任廣東省人民政府副總督學。第九屆、第十一屆廣東省人民代表大會代表。

本期嘉賓

主持人

CHENZHIWEN
陳志文 中國教育在線總編輯
陳志文,中國教育在線總編輯,中國教育發展戰略學會人才分會秘書長。

一位好校長要有自己的教育理想,這是大前提

中國教育在線
+ 關注

不要小看基礎教育,學問大得很

陳志文

您從事基礎教育工作已經40余年了,當時,您進入這一領域的契機是什么?

吳穎民

1978年,全國科學大會召開,向全國人民發出了向科學技術現代化進軍的號令,而發展科技,基礎在教育。而發展教育,需要大量教師。我在華南師大讀書時,老師們對我比較欣賞,想把我從中學調回高校做研究,但省教育廳則不同意我離開基礎教育戰線,后來經過協調,我最終被調到華南師大附中工作。

這是歷史的選擇。如果問我是否有遺憾,我覺得人生沒什么可遺憾的,也是這個選擇讓我跟基礎教育結下了不解之緣。當時,華南師大附中的老校長跟我講,不要小看基礎教育,基礎教育一樣有學問,而且學問大得很。

陳志文

也算是陰差陽錯。如您剛才所言,其實人生無所謂遺憾不遺憾,只要自己用心做了,就沒有遺憾。

吳穎民

是的。

陳志文

從華南師范大學附屬中學到廣州中學,您做了20年中學校長。您覺得,做好一名中學校長,需要具備哪些能力或者素養?

吳穎民

首先,一位真正的好校長要對好的教育有深刻的理解,有自己的追求,這是大前提。

學校是人才培養的專門機構。一名中小學校長,必須要理解中小學這個特定階段對于孩子們未來的成長意味著什么?要知道他們需要什么樣的學校教育,應該學習什么,獲得什么樣的素質?校長把這些問題想清楚了,才能保證學校發展的正確方向。

孩子在中小學階段不僅需要長知識,長身體、長性格、長習慣,而且人生觀、世界觀、價值觀的形成等都基本在這個階段完成。尤其對于思維方式的形成來說,中小學階段是一個關鍵期,一旦養成了某種思維方式,之后是很難改的。

校長對于好的教育、好的學校要有自己的判斷,好的小學是什么樣的,好的中學是什么樣的,一定要有自己的想法,否則工作就是盲目的。校長對于好學校各個方面的理解(包括課程、教學、師資、管理、風氣、人際關系等),就是一名校長的教育理想。

第二,一位好校長不僅僅是一個好的管理者,更要成為一位好的領導者。領導者和管理者最大的區別在哪兒?我認為,領導者應該是領路人,要擔任向導的角色,不能把主要精力放在具體工作上,而是要為大家帶路。校長要知道該往哪里走,調整好目標,也要知道如何走,凝聚集體的智慧,把教師動員起來,把學生組織起來,帶著大家一起往前走。

陳志文

也就是指方向。

吳穎民

是的。目前,我們有些校長忙忙碌碌的,很努力也很辛苦,但是不看路,不知道方向在哪兒,也不知道自己在忙什么,到頭來感覺很累,但是又沒有什么建樹。

第三,一位好校長要熟悉教學工作以及一些基本的管理知識。校長首先應該是一名好老師,是教學的好手,這非常重要。學校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教學工作,校長要了解教學的全過程,才能對教學工作有發言權。如果校長是教學的門外漢,對教學工作的各個環節都不了解,很難讓老師們信服。

陳志文

這是校長的專業性。

吳穎民

是的。校長也要具備一些管理方面的知識和能力?,F在很多校長都是從好老師中選拔上來的,好老師成長為好校長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好老師關注的是學科教學,研究的是怎樣吸引學生熱愛這個學科,如何把自己的學科教好,但校長不能只關注學科教學。

也并不是所有優秀的老師都適合做校長,有些老師擅長的就是教學,不善于組織協調,所以未必可以扮演好一個校長的角色。學校是一個龐大而復雜的組織,要跟政府、社會、家長、學生、教職員工等多方面打交道,這些都需要具備管理能力和管理知識。

第四,我覺得一位好校長要有個人魅力,比如人格、品性、自律精神等等。學校是學習的地方,一位好校長首先必須是一個好學者,然后才是一個為師者?,F在有一些老師自己都不愛學習,怎么能讓學生愛學習?這是很致命的問題。

作為一校之長,不能只要求老師好好教書,學生好好學習,自己卻不學無術,不思考,不與時俱進。如果沒有與時俱進的知識,沒有與孩子們貼近的語言,沒有跟他們能產生共鳴的話題,怎么能得到孩子們的喜歡?怎么能成為一名好校長?顯然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認為校長必須是好學之人,愛學習、愛琢磨、愛思考,是一個學習的榜樣和楷模。校長愛學習,老師們就會愛學習,學習風氣濃濃的,就可能成為一所好學校,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邏輯關系。

陳志文

我理解您講的個人魅力,是做人,是身教重于言傳。

把華南師大附中推向新高度

陳志文

您在華南師范大學附屬中學工作了35年。在您心目中,華南師大附中是一所怎樣的學校?

吳穎民

華南師大附中的辦學歷史非常獨特。它的前身是一所美國傳教士創辦的學校,也是嶺南大學的起點,也就是創建于1888年的廣州格致書院,后來書院發展成大學,大學繼續辦附屬中小學,就演變成嶺南大學附中。1952年院系調整時,嶺南大學附中與中山大學附中、廣東省文理學院附中、華南聯合大學附中合并成為華南師范學院附中,1983年隨大學更名改稱華南師范大學附屬中學。合并的四所附中,各自有不同的歷史,造就了華南師大附中多元化的特點和包容的文化。

“以人為本,敢為人先”,是華南師大附中的傳統。而其不拘一格,與生俱來的改革創新基因,為后來推行的一系列改革和創新奠定了文化基礎。

陳志文

您最欣賞華南師大附中的哪個特質?

吳穎民

我覺得是“不隨大流”。比如,大家都在追升學率,搞各種花樣將應試教育做到極致,但華南師大附中不跟風,堅持走遵循教育規律、促進學生全面發展之路;別的學校增加考試科目課時、減少非考試科目課時,我們堅持按國家規定開足開齊相關課程;別的學??傁氚褜W生的時間占滿,我們讓學生擁有更多的自由支配時間和學習自主權。

有人評價華南師大附中是一所“放羊”式的學校,學生比較自由,比較獨立自主。這也是華南師大附中與其它學校相比最大的不同。我們認為,只有讓學生獨立思考、獨立學習,才能走得更遠。

陳志文

回頭看,華南師大附中給您帶來了些什么,您又為華南師大附中帶來了哪些變化?

吳穎民

如果說我今天在基礎教育領域作出了一些成績,有了一點名氣,這與我在華南師大附中的經歷是分不開的。在這里,我首先是一個受益者,然后才是貢獻者。我在這里得到了很好的鍛煉和培養,華南師大附中的領導、老師們對我非常厚愛。

華南師大附中本身就是一所非常優秀、非常有內涵的學校。1978年我到學校工作時,華南師大附中已經是廣東省首屈一指的中學了。把華南師大附中推到向一個新的高度,可以說是我和我的同事們共同為華南師大附中做出的一點貢獻。

陳志文

擔任華南師大附中校長17年,您覺得自己獲得了哪些成績?

吳穎民

華南師大附中能取得今天的成績,是學校歷屆校領導班子一代一代接力跑帶來的結果,不是某一階段的某個人所為。目前為止,在華南師大附中100多年的辦學歷史中,我是任期最長的一任校長。我也正趕上了最好的時代——改革開放的時代、鼓勵創新的時代,很有幸能在這樣的時代中做一些事情。

現在回想起來,在華南師大附中做校長的17年里,我印象最深的有以下幾件事。

首先,系統梳理了學校的發展歷史。過去,我們往往把1952年四校合一作為附中的起點,沒有追溯這幾所學校的歷史,沒有挖掘這幾所學校的文化傳統,但我希望能追根溯源、理清學校發展脈絡。我們把學校的發展歷程做一次系統梳理,重新確定了學校的起點,進一步凝練了幾十年來學校的精神和風格。

其次,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系統梳理、總結了華南師大附中的文化理念體系。華南師大附中歷史上的歷任校長有很多經典語句,但是不成體系,包括辦學宗旨、辦學理念、辦學目標、辦學追求、學校精神、校訓、教風、學風,校風等等。

第三,推動了華南師大附中課程體系的建設,融合國家課程、地方課程、學校課程,形成了具有獨特風格特點,能夠滿足人才培養需要的課程體系。

過去,很少提到某一所學校要有自己的課程體系。但我認為,一所高品質的學校應該具備獨特的、有自己風格的課程體系。課程體系是培養什么人的決定因素。學校要培養什么樣的人,就應該有相應的課程體系,然后才能決定采取哪種合適的培養方式以及評價管理方式。

陳志文

課程體系是抓手。

吳穎民

對。我認為,我們首先應該明確要培養什么人,這是最重要的。然后,如何保證培養目標的達成,這就需要有完善的課程體系。如果課程體系完全采用國家課程體系,就很可能缺乏個性,也難以滿足學生不同的發展需求。

培養有理想信念、有全面素質、有獨特風格、有個性特長的人才,需要整合國家課程、地方課程、學校課程,尤其是學校課程,包括文化課、實踐課、研究課、活動課等,構成一個能夠達成育人目標的課程體系。

第四,推動了學校信息化建設。一所高質量的學校必須要很好的運用新技術。因為新技術不僅可以提高效率,最重要的是可以改變育人模式、教育教學方式、管理方式、評價方式等。華南師大附中抓信息化建設還是比較早的,1997年開始我們建設了先進的校園網,老師們用上了筆記本電腦。

另外,就是在國際化方面做了一些努力,一是與國外一些名校建立了姐妹學校關系,定期交流;二是建立了國際部、國際課程中心等。開設部分高水平的國際課程、引進國外教育某些先進的教學方法,也是華南師大附中推動學校自身改革的手段,讓我們能在更廣闊的國際視野下創新學校的育人方式,對學校追求更高品質的教育有著重要影響。我們不能做井底之蛙,國際化可以讓我們看的更多,看的更遠,同時也有更多參照系,從而避免在探索新路時犯大的錯誤。

辦一所有“廣州味”的新中學

陳志文

您卸任華附校長四年后,2017年再次出山擔任廣州中學校長,初衷是什么?

吳穎民

廣州中學是在天河區的積極倡導下創辦的。此前,以廣州這座城市命名一所中學的事情,議論了好幾年,有些不同意見,最后廣州市主要領導下了決心,將廣州中學這個沉甸甸的學校名稱,交給了天河區,由天河區負責創辦。廣州中學能夠成功創辦,也是受到了北京市朝陽區創辦北京中學的啟發。

廣州中學決定創辦之后,遴選校長時間緊迫,一時找不到合適的人選,后來區領導多次登門拜訪,盛邀我擔任創校首任校長。這件事讓我有些為難,一方面是我已經退休三年了,剛從過去幾十年繁忙緊張的生活節奏中走出來,家人也不太贊成。另一方面,作為在天河學習、生活、工作了四十多年的教育人,我對天河這片土地充滿感情,也心存感激。我猶豫了一段時間,最后還是盛情難卻,也是因為自己對于教育夢想的追求還沒有完全實現。

陳志文

廣州中學可以說給您提供了一個新的舞臺,去實現一些您的教育理想。廣州中學和華南師大附中肯定有所不同,您在這個新舞臺上是否遇到過新挑戰?

吳穎民

挑戰還是蠻多的。首先就是辦學自主權,也是我同意擔任校長時提出的第一個條件,實際上也是我最擔心的。

華南師大附中之所以能辦成一所有品質、有風格、有特點的學校,可以總結為以下幾個主要因素:第一,有一個穩定的領導班子,大家志同道合,都是有理想信念、有教育追求的,而且每一任校長的任職時間都很長,能把想法落到實處;第二,有比較充分的辦學自主權,這是非常重要的;第三,有一支比較好的師資隊伍,能夠高質量的落實學校的辦學理念。

陳志文

您希望將廣州中學打造成一所什么樣的學校,或者說您心目中理想的學校是什么樣子的?

吳穎民

我曾為華南師大附中和廣州中學的發展分別提出過五個關鍵詞,但是有所不同。這也是我20年來,對教育的理解不斷加深的結果。

2000年,我給華南師大附中的未來發展提出的戰略目標是:優質化、特色化、規?;?、國際化、現代化。優質化是指在先進的質量觀引領下不斷提升教育質量;特色化是指不斷彰顯個性風格;規?;侵敢獢U大優質資源,進一步傳播好的經驗;國際化是指要讓學校的辦學有更開闊的國際視野和更多的國際互動;現代化是指學校各方面都要不斷與時俱進,包括觀念、隊伍、育人模式、設備條件等。

而我到廣州中學之后,提出了另外五個關鍵詞。一是智能化,在信息時代,一定要把信息技術更多的應用到教育上,包括教育教學、管理評價等,尤其是運用人工智能、大數據等優化教育。二是人文化,學校要具有濃郁的文化氣息。廣州中學以廣州城市命名,更要傳承廣州文化,弘揚廣州精神,代表廣州形象,要有濃郁的“廣州味”。三是生態化,包含兩重意思,一方面學校地理位置靠近高山、森林,希望有更好的自然生態,另一方面希望建立更健康的教育生態,更加尊重教育規律。另外兩個關鍵詞,國際化和現代化,與華南師大附中是一樣的。我希望在廣州這樣一個開放的窗口城市,廣州中學能有更開闊的國際視野,更多元的國際交流,也能夠在觀念、課程、教學、管理、評價、隊伍、條件等方面實現全面的現代化。

陳志文

從教育的角度講,您是進入了另外一個境界。

吳穎民

應該說,這是我的新追求。

學校要有一定的辦學自主權

陳志文

您提到的辦學自主權包含哪幾個方面?

吳穎民

我認為辦學自主權應該包含以下幾點:第一是人權,我希望我校的師資隊伍是可以調整的,一些不愿意接受和踐行學校倡導的新理念新要求的教師,區里要幫我們作調整,有適當流動;第二是財權,學校做好預算后,在資金的使用上應該有比較大的自主權;第三是事權,學校在法律和政策允許的范圍內,開什么課,辦什么活動,搞一些創新,要有自主權。

陳志文

從辦學自主權這個角度看,您覺得我們基礎教育的發展存在什么樣的問題或挑戰?

吳穎民

首先,我覺得教育改革要在治理體系上下功夫?,F在基礎教育存在的突出問題還是體制機制問題,是我們的治理體系問題。講了多年的現代學校制度沒有建立起來,對外學校與政府、社會的關系不清晰,對內校長、老師、家長的關系也不清晰。學校的治理結構有問題,就很難辦出水平,辦出活為、辦出特色。

總體而言,我們的教育缺少活力。原因是什么?我們講了很多年,要建立現代學校制度,要實行管、辦、評分離,要深化放、管、服改革,就是因為現在的辦學機制并不靈活,學校缺少活力,治理體系僵化,校長沒有充分辦學自主權。

其實,不是校長、老師不學習、不思考、不想創新,而是由于長期缺乏辦學自主權,他們要做的“規定動作”太多,可以做的“自選動作”太少,只能按要求完成統一的規定動作,慢慢就會形成一種聽命于上級的慣性,上級怎么講我就怎么做,不去思考。但如果校長、老師都不去思考,學校就不會有活力,也不會有創造性,就會千校一面、沒有個性特色,也導致大家拼命去追求升學率。

其實,中國的基礎教育完全可以做的更好。

我們現在的創新人才培養也是這個問題。當前,中國拔尖創新人才較為缺乏,在重要領域也缺少重大的研究成果,尤其是原始創新。而這些成果的取得,往往源自于年輕人對未知領域的好奇,以及敢于探索未知領域的冒險精神。

可惜的是,這種好奇心和冒險精神在孩子讀小學、讀中學時往往就被壓制住了。我們的中小學教育,普遍不注重鼓勵孩子們獨立思考、有獨特見解,不鼓勵他們多問為什么,只鼓勵孩子們揣摩標準答案,一旦靠近標準答案,思考探究就會嘎然而止。久而久之,他們的思維就會固化,形成追逐標準答案的思維定勢。在孩子好奇心最強的年紀不讓他們刨根究底的提問,長大自然也就不會再提問了。不問為什么,自然也就沒有了創造性。

陳志文

您覺得這是治理的問題還是評價的問題?

吳穎民

我覺得這兩個原因都有。一方面是治理的問題,一定要去掉“官本位”的思想,深化放、管、服改革。在治理體系中,主管部門要轉換角色,集思廣益,制定一個符合規律的目標,并提供資源支持,做好必要的檢查督導,做好評價獎懲。

另一方面是評價的問題。我的建議是,政府完全可以把部分評價委托給第三方,由專業的社會機構去完成,這樣既能做好政府職能轉變,也能保障評價的專業性。

陳志文

將評價委托給第三方機構,很多人有所擔心,因為必須考慮誠信的問題。

吳穎民

確實存在這樣的疑慮。但我們不妨借鑒一下對財政資金使用的評價,過去都是以審計部門為主,但現在會計師事務所、審計事務所越來越多,已經形成了一批第三方專業機構。而這些機構要在市場經濟、法制環境下生存發展,就必須要建立和珍惜自己的服務品質和品牌信用。

我認為,這需要一個發展的過程,讓這些評價機構(研究所、研究院、測評中心)接受市場的考驗,追尋它們的舞臺,成為真正有信用、不可能被收買的專業評價機構,如美國的SAT、ACT、TOFLE等。

陳志文

我覺得,可能也需要注意文化的問題,美國的社會治理體系是以個人誠信為基礎的。

吳穎民

是的,但是將評價委托給第三方專業機構將是未來的發展方向。中央已經提出來要讓第三方專業機構參與教育治理了,這也是為什么要擴大教育督導隊伍的原因。從事教育督導的,必須是熟悉基礎教育的專業人士,各級督學有很多是剛從一線退下來的德高望重的校長、局長、專家,擁有很高的專業素養和社會聲譽,不太容易受到利誘而影響評價的公平公正。

勞動教育的現實意義非常大

陳志文

我們講了很久要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但最近兩年才開始真正重視勞動教育。這讓我回想起以前我們讀書的時候,通過學工學農深刻體會到了勞動教育的價值和意義,而現在的勞動教育有了很大的變化。您怎么理解勞動教育?在實施勞動教育的過程中,我們應該注意什么?

吳穎民

如今我們再次強調勞動教育,時代背景已經不同了。過去,我們強調勞動教育,是基于國家還處在“一窮二白”的生產力發展水平不高的階段,還是一個比較貧窮的國家,特別需要有流大汗、出大力的勞動能力和艱苦奮斗精神,亟需培養學生具有熱愛勞動、尊重勞動人民、能夠吃苦耐勞的良好品質。在當時的環境下,強調勞動教育是正常的,既是形勢的需要,也是環境使然。

但此后,我們確實有一段時間忽視了勞動教育,這是有原因的。

因為改革開放,勞動生產率得到了極大提高,社會商品極大豐富,人民群眾生活水平不斷提高,已經擺脫了經濟短缺所帶來的生活困境,體力勞動大多已被機器或更先進的工具替代。因此,一部分人心中就產生一個誤區,覺得勞動不一定是必須的,勞動觀念、勞動能力和品質也不再像過去所強調的那樣重要了。

實際上,勞動有很多種形態,包括智力勞動、體力勞動、創造性勞動、重復性勞動、簡單勞動、復雜勞動等等。在社會財富快速增長、持續積累的今天,我們更應該尊重他人勞動,特別是人們通過勞動創造的知識財富,尊重知識產權。

我認為,現在強調勞動教育有非常重大的現實意義,關系到未來我們成為世界強國后,年輕人能不能保持中華民族勤勞勇敢的優良傳統,能不能延續艱苦奮斗、自強不息的精神。

不可否認,在如何認識勞動的問題上,目前確實出現了一些危機。物質生活條件變好后,社會上滋生了鄙視體力勞動的傾向,覺得體力勞動低人一等,認為坐辦公室,做白領才有出息,堅決不肯做藍領,這也影響到了大學生就業。目前看來,大學生就業出現困難,不是因為大學畢業生供過于求,而是結構性失衡。其實并非大學生沒有工作機會,而是他(她)們不愿意去基層、去落后地區,覺得待遇或者工作環境條件沒有達到他們心中的預期。

我們講勞動最光榮,首先要明白,不管是腦力勞動還是體力勞動,只要誠實勞動就是光榮的,勞動才能創造財富,才能帶來社會進步。

另外,年輕人特別要形成尊重別人勞動成果的意識。不管是物質成果(如糧食、手工藝品)還是精神成果(如軟件、文章),都應該得到尊重,因為這涉及到我們和自然界的關系,還涉及到人際關系甚至國際關系。我們不能培養看不起勞動人民、不愛勞動、好吃懶做、貪圖享樂、想不勞而獲的人。

“減負”不能一刀切,要區別對待

陳志文

您怎么看減負?

吳穎民

對于減負,我歷來的觀點是不能一刀切。我認為,從大方向來看,減負是對的,因為中小學生普遍課業負擔過重,而且不少負擔是不必要的。

原因有幾個方面。一是規定動作太多。如果沒有過多的規定動作,學生可以自由選擇,負擔就會減少很多。二是重復性勞動太多,而且都是低效率的,很多負擔僅僅是為了提高單位時間內的做題速度以及答對率,一旦考試不需要了,這些知識和能力就沒用了。

我最近在讀哈佛大學戴維·珀金斯教授所寫的《為未知而教,為未來而學》這本書。其中有幾個非常重要的概念想分享給大家:一是如何選擇有生活價值的知識,并以此來衡量現在的學習內容;二是教育應如何幫助孩子們更好的建立全局性理解。

現在很多孩子專業知識學得很深,但是不會思考問題,遇事不知道該如何判斷和選擇。他們所學的專業知識對于提升全局性理解能力并沒有幫助,也不知道該如何利用這些知識創造美好生活。我們的教育中有太多這樣的東西,所以負擔過重是必然的。

那么,如何減負?我認為要針對不同的情況選擇不同的路徑。第一,不同孩子的負擔不一樣,同樣的負擔對于不同孩子的效果也不一樣。第二,同樣的負擔對于想挑戰自我的人和想逃避責任的人來說,也不一樣。首先要激發孩子的學習動機,讓他們有更強烈的求知欲望,愿意挑戰自己。

通常來講,抱怨負擔過重的學生分為兩種。一是學習基礎薄弱的學生,抱怨規定動作太多;二是不愛學習的學生,覺得要學的東西太多。而學習能力強、基礎好、愛學習的學生往往不會抱怨負擔過重,他們抱怨的更多是學習自主權被一些無用功占據了,做了太多無意義無價值的事。

陳志文

我覺得還有一點不能做,就是不能封頂。

吳穎民

是的。好學生是有能力多學一些的,不讓他們學是不對的。

所以,減負應該區別對待。比如,作業可以有彈性、有選擇,也可以采用分層教學,讓學生和家長有一定的選擇權。

另外,“減負”的效果與老師的素質有密切關系。如果老師的素質不提高,都采用題海戰術,想用大運動量、重復訓練來提高教學質量,負擔也是沒辦法減下來的。

中國教育的明天一定會更好!

陳志文

您對新中國成立后基礎教育的發展,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吳穎民

我對改革開放后,中國基礎教育發展的一些轉折點印象深刻。

首先就是1977年恢復高考,帶來了整個基礎教育教學秩序的重建,我對這個過程印象很深。我們推翻了很多東西,也撿回了很多東西。文革前的基礎教育質量很高,沒有過于強調應試教育,較為注重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

后來,發展到1990年前后,應試教育越來越突出,出現了重智輕德的傾向,導致孩子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開始出現危機,之后的十年我們一直在糾偏。

到20世紀初,經過近20年的探索,我們對基礎教育有了更加全面地理解。1999年,中央提出了素質教育的概念。新世紀的第一個十年,應試教育的傾向得到一些遏制,但還沒根本轉變過來,對如何遵循教育規律科學發展也還沒有一個很好的認識。

2010年左右,國家開始對教育改革發展進行中長期規劃,頒布實施了《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

總體來說,教育是有規律可循的,每個階段都會有較為突出的矛盾和問題,因為國家大、人口多,“跟風”的慣性也比較大,糾正偏差經常會走極端,然后再重新糾正過來。

陳志文

在某種程度上,這也是一種螺旋式的上升和輪回。

吳穎民

是的,所以每一個轉折點留給我的印象都非常深。我覺得,非常慶幸我們始終保持了清醒,對可能出現的危機和問題都有很好的預見?,F在有個高頻詞叫“堅守”,我覺得很重要,一定要堅持自己的價值追求,要堅守自己做人做事的底線,堅持對國家負責和對孩子負責的統一,如此才不會左右搖擺。

陳志文

現在有個詞叫“不忘初心”,其實“堅守”就是不忘初心。

吳穎民

是的。教育不要隨大流,不要追時髦,這很重要。

陳志文

談到應試教育,最核心的就是高考這根“指揮棒”。近些年來,我國開始了新一輪高考改革,明確提出將采取綜合評價、多元錄取的方式,您怎么看這輪高考改革?

吳穎民

我覺得,基于目前的國情,這是最好的方案,更好的方案是有的,但未必可行,還得一步步來,不可能一步到位。更理想的方案應該是進一步擴大大學的招生自主權,以大學的多元評價引導學生多元發展,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方向,但目前還做不到。

當大學能夠更多的采用自己的衡量標準進行招生時,才有可能促進基礎教育更多的改革與創新,才能起到對基礎教育不拘一格培養人才的指揮棒作用。然而,大學招生自主權的擴大,又是基于社會對大學的信任的,比如,更好的進行自我約束、正確行使招生自主權。

陳志文

就是所謂的公平公正。

吳穎民

沒錯,改革不可能那么快。所以我認為現在的方案是基于目前國情和現實條件的最好做法。一方面,新方案至少讓孩子們有了一定的選擇權,不再是過去的規定動作,可以揚長避短。另一方面,評價也更加多元化了,除了成績,還加入了一些過程性評價、綜合性評價。

陳志文

經常有人將中國和美國的基礎教育作對比。從我的角度看,中美大戰背后其實就是人才大戰。您覺得,中美基礎教育各自的優缺點是什么?

吳穎民

我覺得中國基礎教育的優點是整體教育質量很高,但兩頭小,拔尖人才少,很差的學生也很少,是“橄欖形”的。在同一個區域,基礎教育階段學生成績的好壞,主要是因為學生的自律能力不同,而不是智力上的差距。中國的中小學善于鼓勵學生學習,同時會對自律能力差的學生進行約束、鞭策,因此他們的成績也不會特別差。但我們基礎教育的突出缺點就是特別優秀的孩子得不到寬松自由的環境,得不到更多靈活對待和支持,社會上普遍存在一種認識:向弱勢群體傾斜是公平公正,關注超常兒童不是公平公正。

美國是一個自由的社會,基礎教育與我們不一樣,不會強迫不好學的孩子學習,這部分人的成績差很正常,但是優秀的孩子會脫穎而出。而且這些優秀孩子就像培育雜交水稻品種的那些野生稻種,是在沒有太多人工因素的影響下成長起來的優秀品種,其生長能力、抗逆性和適應性等方面會更好。

陳志文

更多的是強調學生的內在動力。

吳穎民

是的。所以美國基礎教育的形態是兩頭大,中間沒有那么突出,是“紡綞形”的,好學生與差學生會自然的產生兩極分化。

陳志文

在您看來,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們的教育獲得了哪些突出成就?對于未來的發展,您有哪些建議?

吳穎民

我覺得新中國成立70年來,教育上取得的最大成就是建立了具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教育體系,包括學前、小學、中學、職業教育、高等教育,以及民族教育、特殊教育,終身教育體系也已初步成型;在一個有14億人口的發展中國家,不僅全面普及了義務教育、基本普及了高中教育,而且高等教育也正在邁進普及化階段,這是一個舉世矚目的了不起的偉大成就。

對于未來發展的建議,我覺得最重要的問題是,如何把我們的教育體系變得更有活力。我們要圍繞這個目標,把所有影響中國教育活力的問題找出來,并逐一解決。

我相信,中國教育的明天一定會更好!

小草在线观看免费视频播放_日本大胆欧美免费视频_艾草仙姑在线视频免费观看